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和颜悦色 >正文

【粮票】我所经历的“粮票时代”

时间2019-03-17 来源:地动山摇网

  核心提示:阳春三月,夭夭碧枝,皎皎风荷,暖风熏醉,染了春扉。安静的午后,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,轻轻的敲打着心语,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,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。初春的日头,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,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...
 

作文「我所经历的“粮票时代”」共有 12486 个字,其中有 10397 个汉字,0 个英文,498 个数字,1591 个标点符号。作者佚名,请您欣赏。玛雅作文网荟萃众多优秀学生作文,如果想要浏览更多相关作文,请使用网站顶部的作文搜索引擎进行搜索。本站作文虽然不乏优秀之作,但仅为同学们学习交流的习作,不能当作范文使用,希望对同学们有所帮助。


对于“80后”、“90后”来说,“粮票”一词可能闻所未闻,或只在收藏家那里见过这种历史遗存;而对于上了年纪的过来人,却对粮票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。新中国成立60年间,粮票从滥觞到终结,竟长达38个春秋,足见其在民众生活中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粮票的存废直接反映出国家经济态势的衰微与发达,更折射出粮食问题匮乏与丰盈情状。近40年的粮票生活,成为我国计划经济年代社会生活的一个缩影。

粮票的滥觞及其终结

民以食为天,食以粮为先,吃饭是人生的第一件大事,历朝历代皆然。新中国1949年10月成立后三四年间,农村实行单干,土地私有。当时生产力低下,我国粮食极度短缺,而粮食供给没有计划,可以自由买卖,然而广大民众却是食不果腹。与此同时,又出现了私商,大量购买粮食,囤积居奇,灾荒年高价出售,粮食的供求矛盾进一步加剧。不仅民众的吃饭问题难以保证,而且军粮也出现困难,直接影响着社会稳定。
为妥善解决好当时的粮食供求问题,切实保证军需民用、国家建设和政权稳定,中共中央于1953年10月发出《关于实行粮食的计划收购与计划供应的决议》。政务院(国务院前身)11月23日发布《关于实行粮食计划收购和计划供应的命令》,当年12月起遂在全国范围内实行了粮食的计划收购和计划供应(简称“统购统销”)。1954年7月起,又随之实行食油统销。――这样,粮、油的统购统销决策,从中央层面,系统而明确地作出,并在全国实行。
有了决策,还必须有相应的制度。在农村已普遍建立起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的1955年,国务院正式颁布了《市镇粮食定量供应暂行办法》和《农村粮食统购统销暂行办法》,至此,粮食的统购统销逐渐形成了完整的一套制度。
在国家颁布对粮食实行统购统销政策和制度后,国家粮食部及时在全国范围内实行了“四证三票制”。“四证”即:市镇居民粮食供应证、工商行业用粮供应证、市镇饲料供应证和市镇居民粮食供应转移证。“三票”即:全国通用粮票、地方粮票和地方粮票。
除这“四证三票”外,一些地、市、县、乡(镇),甚至一些学校、厂矿,还有自己的专用粮票,且品种繁多,名目复杂,如定额粮票、兑换粮票、工种粮票、划拨粮票、补助粮票、奖售粮票、侨汇粮票、 粗粮票、细粮票……不一而足。
军队也使用“军用价购粮票”。部队凭此粮票,可以直接到任何地方的粮站去购粮,而且不用给钞票。粮食部门凭此粮票,可向有关部门结账。
据季为先生在《粮票》一文中披露,我国的粮票有几个“世界之最”――
新中国成立后,最早发行的“地方粮票”,是1950年西南区发行的“大米票”;
发行最早的“全国粮票”,是粮食部1955年9月公开发行的全国通用粮票;
全国粮票先后印刷共计9套,印刷次数和数量之巨难以统计;
地方粮票最好癫痫病医院和军用粮票总共有1.4万多种,印刷量之大数以亿计;
票额最大的西藏军区1967年发行的军用粮票,票额为1万斤;
票额最小的是南京市1960年发行的1钱(1两的十分之一)粮票。
粮票成为了民众生活的主宰,其发行范围之广、品种类别之多、印刷数量之大、管理制度之严、使用时间之长,在世界上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。
自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国家实行改革开放,农村逐渐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,生产力得到极大解放,激发了农民生产的积极性,粮食产量随之大幅提升。

人们都记得,1956年国家制定了《全国农业发展纲要》(1956―1967)。《纲要》中对北方、南方的粮食亩产给出了规定指标。随后十多年间便有了“过黄河”、“跨长江”的口号,即到1967年,北方地区的粮食亩产超过《纲要》中规定的黄河以南地区亩产500斤的指标(是为“过黄河”);长江以北地区的粮食亩产,超过《纲要》规定的淮河以南地区亩产800斤的指标(是为“跨长江”)。然而,折腾了十多年,多数地区既未“过黄河”,也未“跨长江”。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一实行,很快就过了“黄河”、跨了“长江”,有些地方亩产“双千斤”也不鲜见。1983年我在冀中平原一个县政府工作时,有一次下乡察看庄稼长势,乡长指着长势茁壮的谷子、玉米说:过去老喊“过黄河”、“跨长江”,我们这里都没实现,现在一承包,谁家也都“跨长江”了。到1984年,我国长期以来粮食供求紧张的困境得以缓解,多数地区人民也解决了温饱问题。
至1985年,中央审时度势,作出改革农产品统购派购制度的决定。自此,长达32年的粮食统购制度退出了历史舞台。
统购统销的终止,广为使用的粮票也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。从1984年深圳特区率先“试水”取消了粮票,到1993年5月北京最后停止使用粮票,在此10年间全国各省(区、市)的粮票渐次寿终正寝。
粮票,从1955年登台亮相,到1993年谢幕退场,伴随着我们的生活乃至生命,纵跨20世纪的5个年代,将近40年,这在新中国的粮食史上是值得永远铭记的厚重一页。
任何事物的出现、存在和消亡,都离不开当时的社会情况。新中国成立后40年间,实行统购统销,粮食上采取的定量供应和粮票制,在粮食供应非常紧张的情况下,无疑是起到了积极作用。它稳定了物价,保证了城乡人民对粮食需求的供应,促进了经济生活的稳定,推动了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发展。当然,也毋庸讳言,在长期“以阶级斗争为纲”的年代,统购统销工作中不时出现的一些“左”的做法,如统购遇到“顶牛儿”,对“顶牛儿”者举办“学习班”之类,给民众本来就窘迫的生活造成更多的困难。

粮票成为生活中的第一大要

新中国成立后38年间,可称为“票证时代”,当年各式各样的票证多如牛毛,除粮票外,还有油票、布票、棉花票、肉票、豆腐票、肥皂票、火柴票、花生票、糖票、酒票、香烟票、蘑菇票、木耳票、粉条票、自行车票、电视机票、缝纫机票、手表票等等,可以说,凡是与民众生活有关的商品,都得凭票购买。当然,这其中,最重要、最不可缺的是粮票,称为“第一大要”实不为过,因为任何人天天都得吃饭。
其实,粮票只是每个人享受粮食定量的一种流通媒介,关键的问题是粮食定量。当年每个人的粮食定量都以户为单位记在《居民粮食供应证》(人们通称为“粮本”)上。如果不癫痫病需要怎样治疗呢买熟食或不到饭店吃饭,只是买粮食,根本用不着粮票,拿着粮本到粮店记账购粮就是了。如果定量节余了,留在粮本上仍为已有,但寅吃卯粮绝对不可。当年“粮本”的重要性,不亚于户口本。

定量根据每个人的职业和年龄有所区别。凡吃商品粮的机关干部、教师、医生、科研所人员等脑力劳动者,每人每月30斤,还必须“节约”1斤,实有29斤,居民24斤,大学生33―36斤,中学生22―24斤,儿童15斤。特殊工种45斤,重体力劳动者37斤。各地标准虽略有区别,但上下差不了一两斤。
70年代初我家6口人,我和爱人属于干部,每人每月29斤;孩子们小,都上学,均在15―22斤之间;随我一起生活的母亲是农业户口,粮本上无名。这点儿定量6口人消受,如果放在现在,绝对够用,因为生活上“不差钱”,副食、菜蔬又这样丰盈,大人、孩子吃主食都很少。但当年不行,生活上没有什么油水,主要是啃粮食,所以月月亏空,缺粮成了一块心病。
定量不够就得要想法儿。70年代每个火车站在火车暂停时,月台上都为旅客出售烧饼,旅客出示火车票即可购买,一张火车票限购两个,且不收粮票。当年我到北京出差的机会较多,每次都要牢牢抓住这个机遇。出门前先准备一个布袋(当时还不兴塑料袋),从石家庄上车,车到定州、保定、涿州等火车停时间较长的车站,将所带行囊托邻座看管一下(当时还缺乏防盗意识),迅速下车,排队买烧饼。如时间允许,在这个摊点买了,马上跑到另一个摊点购买。那速度,不亚于“刘翔第二”。站站如此做法。回程时亦如此。这样,出一趟差来回可买到20来个不用粮票的烧饼,全家可吃两三天。这不就相应提高了粮食定量吗?

对于“80后”、“90后”来说,“粮票”一词可能闻所未闻,或只在收藏家那里见过这种历史遗存;而对于上了年纪的过来人,却对粮票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。新中国成立60年间,粮票从滥觞到终结,竟长达38个春秋,足见其在民众生活中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  粮票的存废直接反映出国家经济态势的衰微与发达,更折射出粮食问题匮乏与丰盈情状。近40年的粮票生活,成为我国计划经济年代社会生活的一个缩影。
  
  粮票的滥觞及其终结
  
  民以食为天,食以粮为先,吃饭是人生的第一件大事,历朝历代皆然。新中国1949年10月成立后三四年间,农村实行单干,土地私有。当时生产力低下,我国粮食极度短缺,而粮食供给没有计划,可以自由买卖,然而广大民众却是食不果腹。与此同时,又出现了私商,大量购买粮食,囤积居奇,灾荒年高价出售,粮食的供求矛盾进一步加剧。不仅民众的吃饭问题难以保证,而且军粮也出现困难,直接影响着社会稳定。
  为妥善解决好当时的粮食供求问题,切实保证军需民用、国家建设和政权稳定,中共中央于1953年10月发出《关于实行粮食的计划收购与计划供应的决议》。政务院(国务院前身)11月23日发布《关于实行粮食计划收购和计划供应的命令》,当年12月起遂在全国范围内实行了粮食的计划收购和计划供应(简称“统购统销”)。1954年7月起,又随之实行食油统销。――这样,粮、油的统购统销决策,从中央层面,系统而明确地作出,并在全国实行。
 癫痫是不是会出现幻听的症状 有了决策,还必须有相应的制度。在农村已普遍建立起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的1955年,国务院正式颁布了《市镇粮食定量供应暂行办法》和《农村粮食统购统销暂行办法》,至此,粮食的统购统销逐渐形成了完整的一套制度。
  在国家颁布对粮食实行统购统销政策和制度后,国家粮食部及时在全国范围内实行了“四证三票制”。“四证”即:市镇居民粮食供应证、工商行业用粮供应证、市镇饲料供应证和市镇居民粮食供应转移证。“三票”即:全国通用粮票、地方粮票和地方粮票。
  除这“四证三票”外,一些地、市、县、乡(镇),甚至一些学校、厂矿,还有自己的专用粮票,且品种繁多,名目复杂,如定额粮票、兑换粮票、工种粮票、划拨粮票、补助粮票、奖售粮票、侨汇粮票、 粗粮票、细粮票……不一而足。
  军队也使用“军用价购粮票”。部队凭此粮票,可以直接到任何地方的粮站去购粮,而且不用给钞票。粮食部门凭此粮票,可向有关部门结账。
  据季为先生在《粮票》一文中披露,我国的粮票有几个“世界之最”――
  新中国成立后,最早发行的“地方粮票”,是1950年西南区发行的“大米票”;
  发行最早的“全国粮票”,是粮食部1955年9月公开发行的全国通用粮票;
  全国粮票先后印刷共计9套,印刷次数和数量之巨难以统计;
  地方粮票和军用粮票总共有1.4万多种,印刷量之大数以亿计;
  票额最大的西藏军区1967年发行的军用粮票,票额为1万斤;
  票额最小的是南京市1960年发行的1钱(1两的十分之一)粮票。
  粮票成为了民众生活的主宰,其发行范围之广、品种类别之多、印刷数量之大、管理制度之严、使用时间之长,在世界上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。
  自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国家实行改革开放,农村逐渐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,生产力得到极大解放,激发了农民生产的积极性,粮食产量随之大幅提升。
  
  人们都记得,1956年国家制定了《全国农业发展纲要》(1956―1967)。《纲要》中对北方、南方的粮食亩产给出了规定指标。随后十多年间便有了“过黄河”、“跨长江”的口号,即到1967年,北方地区的粮食亩产超过《纲要》中规定的黄河以南地区亩产500斤的指标(是为“过黄河”);长江以北地区的粮食亩产,超过《纲要》规定的淮河以南地区亩产800斤的指标(是为“跨长江”)。然而,折腾了十多年,多数地区既未“过黄河”,也未“跨长江”。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一实行,很快就过了“黄河”、跨了“长江”,有些地方亩产“双千斤”也不鲜见。1983年我在冀中平原一个县政府工作时,有一次下乡察看庄稼长势,乡长指着长势茁壮的谷子、玉米说:过去老喊“过黄河”、“跨长江”,我们这里都没实现,现在一承包,谁家也都“跨长江”了。到1984年,我国长期以来粮食供求紧张的困境得以缓解,多数地区人民也解决了温饱问题。
  至1985年,中央审时度势,作出改革农产品统购派购制度的决定。自此,长达32年的粮食统购制度退出了历史舞台。
  统购统销的终止,广为使用的粮票也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。从1984年深圳特区率先“试水”取消了粮票,到1993年5月北京最后停止使用粮票,在此10年间全国各省(区、市)的粮票渐次寿终正寝。
  粮票,从1955年登台亮相,到1993年谢幕退场,伴随宁夏看癫痫病去哪家着我们的生活乃至生命,纵跨20世纪的5个年代,将近40年,这在新中国的粮食史上是值得永远铭记的厚重一页。
  任何事物的出现、存在和消亡,都离不开当时的社会情况。新中国成立后40年间,实行统购统销,粮食上采取的定量供应和粮票制,在粮食供应非常紧张的情况下,无疑是起到了积极作用。它稳定了物价,保证了城乡人民对粮食需求的供应,促进了经济生活的稳定,推动了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发展。当然,也毋庸讳言,在长期“以阶级斗争为纲”的年代,统购统销工作中不时出现的一些“左”的做法,如统购遇到“顶牛儿”,对“顶牛儿”者举办“学习班”之类,给民众本来就窘迫的生活造成更多的困难。
  
  粮票成为生活中的第一大要
  
  新中国成立后38年间,可称为“票证时代”,当年各式各样的票证多如牛毛,除粮票外,还有油票、布票、棉花票、肉票、豆腐票、肥皂票、火柴票、花生票、糖票、酒票、香烟票、蘑菇票、木耳票、粉条票、自行车票、电视机票、缝纫机票、手表票等等,可以说,凡是与民众生活有关的商品,都得凭票购买。当然,这其中,最重要、最不可缺的是粮票,称为“第一大要”实不为过,因为任何人天天都得吃饭。
  其实,粮票只是每个人享受粮食定量的一种流通媒介,关键的问题是粮食定量。当年每个人的粮食定量都以户为单位记在《居民粮食供应证》(人们通称为“粮本”)上。如果不买熟食或不到饭店吃饭,只是买粮食,根本用不着粮票,拿着粮本到粮店记账购粮就是了。如果定量节余了,留在粮本上仍为已有,但寅吃卯粮绝对不可。当年“粮本”的重要性,不亚于户口本。
  
  定量根据每个人的职业和年龄有所区别。凡吃商品粮的机关干部、教师、医生、科研所人员等脑力劳动者,每人每月30斤,还必须“节约”1斤,实有29斤,居民24斤,大学生33―36斤,中学生22―24斤,儿童15斤。特殊工种45斤,重体力劳动者37斤。各地标准虽略有区别,但上下差不了一两斤。
  70年代初我家6口人,我和爱人属于干部,每人每月29斤;孩子们小,都上学,均在15―22斤之间;随我一起生活的母亲是农业户口,粮本上无名。这点儿定量6口人消受,如果放在现在,绝对够用,因为生活上“不差钱”,副食、菜蔬又这样丰盈,大人、孩子吃主食都很少。但当年不行,生活上没有什么油水,主要是啃粮食,所以月月亏空,缺粮成了一块心病。
  定量不够就得要想法儿。70年代每个火车站在火车暂停时,月台上都为旅客出售烧饼,旅客出示火车票即可购买,一张火车票限购两个,且不收粮票。当年我到北京出差的机会较多,每次都要牢牢抓住这个机遇。出门前先准备一个布袋(当时还不兴塑料袋),从石家庄上车,车到定州、保定、涿州等火车停时间较长的车站,将所带行囊托邻座看管一下(当时还缺乏防盗意识),迅速下车,排队买烧饼。如时间允许,在这个摊点买了,马上跑到另一个摊点购买。那速度,不亚于“刘翔第二”。站站如此做法。回程时亦如此。这样,出一趟差来回可买到20来个不用粮票的烧饼,全家可吃两三天。这不就相应提高了粮食定量吗?

我所经历的“粮票时代”相关推荐: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  • 爱美文网(www.aimeiwenw.com) ©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豫ICP备15019302号
  • Powered by laoy ! V4.0.6